NewEpoch Media

CHINESE - Resolutions of the III. Meeting of Marxist-Leninist-Maoist Parties and Organisations in Europe

December 15, 2018

We document the chinese translations of the three resolutions adopted at the III. Meeting of Marxist-Leninist-Maoist Parties and Organisations in Europe:

关于第三次欧洲马列毛主义党派和组织会议的决议


我们,各马克思列宁毛主义党派和组织,沿着第一次和第二次会议的轨迹前进,在拉丁美洲马列毛主义党派和组织第五次会议的倡议下召开了我们的第三次会议。第三次会议的成功结束是在正在进行的理论讨论和一致行动中团结起来的一个里程碑。在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主要是毛主义的基础上,以及与向修正主义作的斗争密不可分,为了我们今天正在进行的在意识形态上达成一致的斗争的基础上,我们将进一步加大力度为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服务。

参会的各党派和组织之间的共识在这些原则之上得到了加深,而我们更将坚持为了把全欧洲的一切愿意同我们在这些原则上团结一致的党派和组织包含在内而斗争。我们向来自其他各国因为特殊原因无法参与这场会议的党派和组织致以特殊问候。我们向他们的声明中所表现出的态度致敬,同时,我们也将继续为了把他们以及来自拉美各国的其他共产主义力量纳入我们的共同努力之中而斗争。

我们同时要向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风暴中心,被压迫国家,特别是在斗争第一线的马列毛主义党派和组织致以竭诚的问候。秘鲁,印度,土耳其,和菲律宾的人民战争是一座激励我们的灯塔,加强着我们的革命决心。我们的立场十分清晰,而一切人都应该知道我们将这些人民战争视作我们自己的斗争。因此,我们彻底反对一切对他们的攻击,并把这些攻击视作对我们的自己对革命的忠诚的攻击。我们拒绝一切对武装斗争的取消和一切投降主义的“和谈”计划,以及其他与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和反动派勾结的行为。在土耳其的武装斗争的问题上,由于近期发生的一些恶性事件,我们必须强调,对任何共产主义和革命的党,组织,甚至是个人来说,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能与旧政权合作来对抗人民群众内部的力量,不管是在帝国主义国家还是官僚资本主义国家。这样的行为是犯罪,我们强力谴责那些向警察和其他政权机关举报我们的土耳其同志的人,并且要求他们立即撤回他们的指控。我们坚定不移地和土耳其革命力量的斗争站在一边。

我们清晰地看见,全世界的共产党人正在斗志昂扬的快速前进,不管是那些正在领导人民战争的党,还是那些正在为开展人民战争而建立或是重建他们的党的人。毛主义正在领导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新浪潮的道路上前进。今天,存在着一股对进一步发展当前的团结全世界共产党人的努力的迫在眉睫的需要。我们坚定不移地接过了为一场国际联合毛主义会议而斗争的任务,用我们力所能及的一切来确保它的成功。


团结在毛主义之下!

 

人民战争必胜!

 

在重建共产党的斗争中前进!

 

向着一场国际联合毛主义会议前进!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


签名
毛主义共产党,法国
为人民服务——共产主义联盟,挪威
红旗集体,芬兰
(毛主义)共产党建设委员会,奥地利
红旗委员会,联邦德国
土耳其共产党/马列
秘鲁人民运动(重组委员会)

保卫革命政治犯,战俘,和被反动派强行消失者的决议

 

我们, 参与第三次马列毛主义党派和组织会议的各马克思列宁毛主义党派和组织,坚定不移地和全世界的革命政治犯及战俘站在一边,并向他们致以最热烈的革命问候。他们坚持着我们的阶级立场,他们的决心没有被腐朽的背叛击倒,他们在让他们受到敌人枷锁的斗争中不屈的精神激励着全世界的革命者。

 

那些和被剥削者和被压迫者站在一边与帝国主义作斗争的人必然的成为了反革命力量迫害的对象。反动派试图用一切可能的方式制服一切形式的革命斗争。通过关押、被消失、严刑拷打、威胁、和对基本人权的侵犯,反动派企图摧毁或是杀害革命者,把他们锁在自己的监牢里。

 

在全世界,我们都能看到同志们用自己的自由和健康为砝码,与剥削和压迫作斗争。在挪威和法国,我们能够看见青年反法西斯主义者正在因为他们对法西斯主义毫不松懈的斗争受到追捕和迫害。在美国,新生的革命者们被扣上了无止境的罪名,因为政权企图阻止他们继续大步前进。在墨西哥,政权生产着虚假和受政治推动的的罪名来把人民领袖和活动者关进监狱。这些人,比如说埃内斯托·塞纳斯·加西亚博士,把自己的生命用来为人民服务,无时无刻都在被政权常用的手段不留一点痕迹的消失。在著名的巴西二十三人的案件中,政权试图用捏造的罪名用二十三名年轻的示威者,活动者,和革命者杀鸡儆猴:他们的罪行是用敢于造反,敢于战斗的青春与为帝国主义服务的政权施加在巴西人民头上的苦难作斗争。在保卫受到反动派攻击的革命同志们的过程中,我们也要向那些打着“团结”的旗号—特别是在巴西二十三人的例子中—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人民运动中散播混乱,以掩盖自身的投降主义的人表示厌恶。以屠杀和监禁革命者闻名的土耳其政府在和德国政权的合作下甚至在海外开始了对民主和革命活动者的迫害,就像2015年对十名革命者的监禁的例子再一次证明的一样。在菲律宾,腐朽的旧政权用着戒严来非法拘押 和杀害民主权利活动者和原住民革命领袖。印度教授G·N·赛巴巴的案例和在这个各民族的监狱中反动派对一切为民主工作而被监禁的人犯下的罪行的案例完全一样。像是阿吉特同志的共产党人遭到了政权的捕杀,如果他们活了下来,则会被“法制系统”的闹剧锁在铁窗之后:每当他们服完一个刑期,新的判决就又降临在他们的头上,让他们永远无法离开监狱,直到牢狱中积压的病痛在一张严加看守的病床上夺走他们的生命为止。

 

但是,尽管政权试着用它的一切力量来摧毁或是腐蚀这些革命者和同志,他们始终坚定不移地坚守他们的信念,从来没有像这些政权的机关屈服过。这一切最为光辉的例子在卡亚俄的海军基地:贡萨罗主席,秘鲁共产党的领袖,在这里被囚禁了超过二十年,但是,他不断没有屈服,反而把这间警卫森严的地下牢房转变成了人民战争最光辉的战线。

 

这些在监狱内外的斗争并不是徒劳无功的,而在我们的斗争之中受到了发展和体现。我们认为,我们必须保卫他们作出的牺牲,为他们的释放而奋斗,并通过保卫,宣传,和参与他们的正义斗争来保卫他们的生命,让他们能够尽可能块的回到他们家人,朋友,和同志的的怀抱里,重新加入外面的革命队伍。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


签名
毛主义共产党,法国
为人民服务——共产主义联盟,挪威
红旗集体,芬兰
(毛主义)共产党建设委员会,奥地利
红旗委员会,联邦德国
土耳其共产党/马列
秘鲁人民运动(重组委员会)

与全世界的人民战争阶级团结的决议

 

参加第三次会议的党派和组织,向世界上正在为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开展人民战争、为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服务的共产党,以及对在他们领导下的一切战士和群众致以最热烈的共产主义问候。在秘鲁,印度,土耳其,和菲律宾的人民战争中,我们的同志们敢于斗争,敢于付出宝贵的鲜血,展开了把帝国主义从世界上扫除干净的激烈斗争。他们毫不动摇的决心用阶级斗争的主要和最先进的方式,人民战争,来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毫不间断地继续到社会主义革命,并通过文化革命向共产主义前进。他们的决心是全世界无产阶级和人民的一座光辉的灯塔。

 

领导人民战争的共产党,特别是那些在被压迫国家,世界无产阶级革命风暴中心中的党,在进一步在全世界无产阶级中传播马列毛主义,在新的组织和党作为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新浪潮的一部分涌现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任何一场人民战争的胜利都将会把天平向革命的方向进一步倾斜,在世界规模上给革命和反革命之间的平衡带来重要的影响。

 

我们庆祝每一起行动,向新政权前进的每一步,以及对反动派的每一次打击;每一个倒下的同志都更加激励着我们更努力的工作和战斗,来加速帝国主义的毁灭。在欧洲,我们宣誓用一切人民战争胜利需要的方式尽全力支持他们,加倍努力在一切的国家里展开人民战争。

 

全世界的人民战争万岁!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


签名
毛主义共产党,法国
为人民服务——共产主义联盟,挪威
红旗集体,芬兰
(毛主义)共产党建设委员会,奥地利
红旗委员会,联邦德国
土耳其共产党/马列
秘鲁人民运动(重组委员会)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